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观点 >

“一带一路”风险研究之马尔代夫

时间:2015-05-21 12:23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政策推进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每篇文章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战略动向具体展开。

张华 中国社科院学者

姜晨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

马尔代夫共和国地处印度洋中心,是多条国际主要航道的必经之地,在国际远洋运输中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马尔代夫借助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海洋资源,经济增长速度加快,渔业、航运业、旅游业等产业发展较强,对外经济联系逐渐增多。

一、马尔代夫基本情况概述

(一)自然环境

马尔代夫是一个群岛国家,由26组自然环礁、1192个珊瑚岛组成,与印度、斯里兰卡相邻,南部的赤道海峡和一度半海峡为海上交通要道,是沟通阿拉伯国家和南亚诸国必经的海上要道,地理位置显要。

马尔代夫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有各种热带鱼类及海龟、玳瑁和珊瑚、贝壳之类的海产品;其他自然资源极度贫乏,可耕地、淡水、矿产等资源极为有限。

(二)政治环境

2008年8月,新宪法正式生效,规定马为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伊斯兰教总统内阁制国家,立法、行政、司法权分别归属人民议会、总统和法院。总统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五年,最多可连任两届,现任总统是阿卜杜拉•亚明•加尧姆。议会实行比例代表制,议员由民选产生,任期5年。实行多党制,议会选举是党派之间竞争的舞台,目前,进步党是议会第一大党,民主党是最大的反对党。

在经历了频繁修宪、军事哗变、被迫大选等风波后,马尔代夫逐步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实现了由政治独裁向政治民主的初步转型,但政治稳定性仍有待加强。

(三)社会与文化环境

1965年7月26日,马尔代夫脱离英国的控制而获得独立;1968年11月11日,举行全民公决,废除了苏丹制,建立了共和国。居民均为马尔代夫族,除少数中国务工人员外几乎没有华人华侨。民族语言为迪维希语,官方和上层社会通用英语。伊斯兰教为国教,大多数人属伊斯兰教逊尼派,由于宗教习惯,人们不吃猪肉、不饮酒。实行免费教育,是发展中国家中识字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近年来,社会秩序相对稳定,但受政党斗争、政权更迭、恐怖主义等因素的影响,政治暴力事件时常发生。

二、中马外交及经贸关系

(一)中马外交关系

马尔代夫奉行和平、独立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同所有尊重其独立和主权的国家友好相处,重视发展与印度、中国、日本、斯里兰卡以及阿拉伯国家的关系,目前已同162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

1965年,马尔代夫独立,中国随即表示承认。此后,两国通过双方驻斯里兰卡使节开始往来。1972年10月14日,中马正式建交。2011年11月8日,中国驻马使馆正式开馆。 201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马尔代夫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中马建交42年来中国国家主席首次访马,足见新一届中国政府对中马关系的重视。

(二)中马经贸关系

自1972年起,马尔代夫开始发展旅游业,此后经济一直保持较快的增长,GDP年平均增长率曾一度保持在7%以上。近10年来,受自然灾害、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马尔代夫经济增长放缓,波动较大。

2008-2013年马尔代夫宏观经济数据

注:GDP及人均GDP为名义GDP,按当年价格水平计算;GDP增长率为剔除价格变化因素之后的实际GDP增长率

资料来源:马尔代夫货币管理局

建交以来,中马两国的经济联系曾长期体现为中国向马方提供经济支援,真正意义上的经贸合作关系始于1981年,次年两国恢复了直接贸易。2004年3月,双方签署了贸易和经济合作协定。据统计,双边贸易额从2000年的136万美元增加至2013年的近9800万美元,增长71倍,在两国贸易中,中国一直居于贸顺差地位。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统计月报

读者评论

栏目列表

境外安全与保险保障联盟
救援案例
培训报名

体验中心

flash

服务中心

风险信息预警 安全风险评估 安全培训服务 境外安保安防 国际救援服务 全球保险保障 境外疫情防控 境外现场医疗 远程通讯网络 法律咨询服务
  • iCover
  • 咨询电话
  • 培训报名
  • 解决方案
  • 咨询热点
  •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