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保障 > 索赔管理 > 保险索赔 >

国际工程承包中承包商的保险义务研究

时间:2014-03-05 18:20 来源:未知 点击:


在国际工程承包合同中,承包商的保险义务与担保义务是相互配合和相互补充的。承包商有义务为合同规定的应该由承包商负责投保的保险事项投保并保持保险合同的效力到工程完工。

如果承包商没有适当履行合同规定的投保义务,承包商要承担由此产生的对雇主的损害赔偿责任,即承包商要支付给雇主与根据其本应投保的保险所应获得的保险赔偿相等的损害赔偿。

如果雇主发现承包商没有履行投保义务后自己及时安排了相关保险以作补救,承包商要向雇主支付全部保险费用和因此产生的额外支出。承包商的保险义务与雇主的保险义务也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虽然雇主为了自身利益通常一般不会在保险问题上有所懈怠,但实践中也有雇主拖欠应支付给承包商的保险费用的问题,从而在承包商与雇主之间发生争议和索赔。

承包商的保险义务所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是:雇主要求承包商提供的保险与担保的综合安排问题;雇主与承包商作为保险单的共同投保人和受益人问题;雇主拖欠承包商保险费和承包商未能履行保险义务的关系问题。以下分别予以探讨。

   (一)雇主要求承包商提供的保险与担保的综合安排问题
从工程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雇主应当在担保和保险上作出最佳的综合筹划,因为由承包商提供的担保和保险的费用均无一例外地会计算进合同价格,承包商本身是不会实际承担这些费用的。笔者认为,雇主处理承包商提供的担保和保险的一般经济学原则和正常法律考虑应当是:

1.在承包商的履约担保和实际补偿能力能够覆盖的范围内,雇主一般不应再要求承包商提供保险。在承包商的实际补偿能力范围内的事项再要求承包商提供保险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一是无必要的重复支出,纯粹浪费钱财。并且,因为保险属于风险转移,保险人收取的保险费用一般都比担保费用高,雇主的支出还不是简单的费用重复。二是不利于充分扩大投标人的竞争度,以降低投标价格。因为一些履行合同能力很强的公司依靠自己卓越的管理经验和技术水平完全可以将那些只有一般水平和实力,需要依靠保险来转移自己不能很好地控制的风险的公司的保险事项忽略掉,即因为这些风险对它们来说是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的,它们在投标报价时不会考虑这些事项的保险费用。这样一般水平的公司就不能在价格上胜出,雇主因此可以受益。如果要求那些实力强的公司也要投保这些风险,雇主就得不到这份利益。三是会导致承包商放松对工程的管理和采取适当的风险控制措施,从而会增加质量缺陷的发生率。事实证明,因为承包商有保险人替它承担责任,它们的责任压力被释放就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而保险费又计算在合同价格之中,这对雇主就产生了恶性效应,即保险实际上成了不保险。相反,如果雇主不要求承包商提供这些保险,承包商就会感到责任重大,因此会加强工程的质量管理。作为保险人或保险经纪人,他们总是会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的保险产品,鼓动雇主要求承包商提供最大限度的保险,但明智的雇主应当根据客观的需要作出理性的保险安排。

2.对于法律的强制性保险,雇主应当要求承包商完整提供。如许多国家规定雇主必须为雇员投保人身伤亡和健康保险。承包商对于其雇员也就是雇主,因此,它必须履行这一法定的保险义
务。即使法律没有强制雇主为雇员投保商业人身保险,雇主也应要求承包商为其雇员投保。因为承包商的人员如果出现伤亡,必然会影响到工程的施工。特别是发生群死群伤事故和时,承包商因为自身赔付能力有限,没有适当的保险就会使承包商无法继续完成剩余的合同工作。虽然承包商严格遵守工程所在国的劳动法和安全生产的法律规定是承包商法定的义务,但工伤事故并不是绝对能够避免的,疫病、自然灾害导致的人身伤亡更是承包商无法控制的,而承包商在法律上又有为其雇员提供治疗和伤亡补偿的义务,因此,为了保证工程的顺利实施,雇主应当要求承包商为其雇员提供人身伤亡和健康保险。当然,这些费用承包商是需要计入合同价格的。

3.对于那些不在承包商履约担保范围内的风险,如不可抗力、战争、内乱、核武器等对工程的破坏风险和那些承包商很可能没有能力承担的风险,如火灾,雇主应当为自己的利益保险,没有必要让承包商投保。

4.对于负责设计的承包商的职业责任保险,雇主一般应当要求承包商投保,因为有时候设计的缺陷是如此之大,很可能超出承包商的赔偿责任能力。但是,从现有的职业责任保险制度来看,因为以下原因,这种保险的价值可能是很有限的:一是保险公司一般不会将保险金额扩大到可以涵盖承包商的设计缺陷导致的实际损害。二是这种保险合同中很可能存在对受益人不利的陷阱。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以伦敦保险市场为代表的职业责任保险单中的续期保费(renewable annual premiums)条款。这种条款的保险单只涵盖每个保费年度内保险人收到的保险索赔,而不是涵盖在该保险年度内发生的保险事故的索赔。在续期交费的时间到来时,保险人会调查是否已经发生(但未提出索赔)或很可能将发会导致保险索赔的事故。如果发现有这样的情况,保险就会拒绝投保人的续期交费,保险的保险义务就此解除。由于在工程承包合同的实施过程中,许多工程缺陷在确定为是否设计师的责任前就已经发现,但因为原因不能及时查清,就无法提交保险索赔,这样如果受益人不能在保险期内提交索赔,保险人就会在投保人的续期交费时拒绝接受投保人的交费,以此达到解脱保险责任的目的。但是,由于这类陷阱条款遭到公共舆论的攻击,现在的国际职业责任保险市场的保险单已经大有改观 。
从FIDIC 合同和一些标准工程承包合同来看,并没有很好地解决保险与担保的合理安排问题。FIDIC合同中规定的承包商的保险义务不仅涵盖了承包商的履约保函的范围,而且对一些本应由雇主安排的保险也划归到由承包商负责投保,同时也没有考虑承包商的实际履行能力,此外,对于本应由承包商自主决定是否投保的施工设备,也规定承包商有义务投保 。因此,雇主在选择使用这些合同条件时需要对这些条款加以修改,或在专用条件中作出适当的规定。

读者评论

栏目列表

境外安全与保险保障联盟
救援案例
培训报名

体验中心

flash

服务中心

风险信息预警 安全风险评估 安全培训服务 境外安保安防 国际救援服务 全球保险保障 境外疫情防控 境外现场医疗 远程通讯网络 法律咨询服务
  • iCover
  • 咨询电话
  • 培训报名
  • 解决方案
  • 咨询热点
  • 留言板